晚上八點半拖著疲憊的身軀離開公司,打算週末假日好好輕鬆一下。騎著小銀、搭載整脫拉庫的行李到東區接友人,找個餃子館解決晚餐後,外頭下起大雷雨,眼看著雨勢漸大不停,正準備招個小黃回家,撐開傘時,大姆指被傘柄畫過、手指立刻見紅。拿了衛生紙止血,一張、兩張包住,取左手握住關節止血,鮮血不斷噴出,滴得地上滿遍紅。當機立斷,請司機直奔醫院急診室。



到了醫院,護士先查看傷口,醫生接著說要縫合。愛拉拉開始緊張,雖然去醫院途中、心裡頭已有譜。當醫生打麻醉針縫線時,醫生手中的針線穿過被撕開的手指時,一針ㄧ線都有感覺。愛拉拉臉上扭曲、猙獰的表情,不小心被在外頭等候的友人看得一清二楚,真是。。。


離去時,醫生交代不能碰水、弄濕,保持乾燥,後天回診檢查、看傷口癒合。包得緊實的兩隻手指,行動不便,原本打算趁假日打網誌的計畫,泡湯了。連基本生活處理,刷牙、洗臉都得靠左手打理。


連續超時工作,連老天爺看得心疼,給愛拉拉機會好好休息、當個貴婦,享受每天上髮廊洗髮、sado...但,這代價太高了!愛拉拉的網誌...>>>>>>










全站熱搜

ella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